歡迎訪問菜皮小說!

nba鍏ㄥ満鍥炴斁 :nba排名榜

第一百三十一章 自來也

    預選賽結束。

    勝出者在大廳集合,三代目火影在講臺上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祝賀和第3場考試的規則。

    第3場考試在一個月后的決斗場進行,屆時有各國的大名與忍者頭目前來觀看。

    講完之后,開始抽簽選對手。

    第1場,倉吉對寧次。

    第2場,勘九郎對油女志乃。

    第3場,手鞠對鹿丸。

    第四場,我愛羅對鳴人。

    小櫻輪空,直接晉級。

    抽完簽,大家各自看向彼此的對手,各自露出不同的神情。

    有人嘆氣,有人目光凝重,有人一臉淡然,也有人躍躍欲試。

    總之,聯合中忍考試第2場結束。

    倉吉與隊友告別后回到家里。

    然后,拿著衣服去了溫泉街泡澡去了。

    在死亡森林里待著一天,身上全都是血污汗漬,雖然也有在河里清洗過。

    可是,沒有熱水,沒有香皂沐浴露,怎么可能洗得干凈?

    更何況,預選賽上與小李拳拳到肉的比賽,身上再一次沾滿了鮮血。

    60度左右的溫水泡起來很舒爽,倉吉泡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起來穿衣服。

    里面是黑色輕薄的武士服,外面套著黑白相間的仙人羽衣,外面再套上金蟬脫殼這件紗衣。

    整個人看起來……

    “怎么跟藍染越來越像了?”

    站在鏡子前,倉吉左右打量著自己。

    發現鏡子中的自己跟后面摘掉眼鏡,打了發蠟的藍染有了七分相似。

    不過,摘下眼鏡的藍染看起來冷酷無情,而倉吉卻要更柔和一些,臉上總是帶著淡淡的微笑。

    倉吉也沒過多糾結自己長相問題,撓撓頭,帶著換洗的衣服回家去了。

    不過,再離開溫泉店,路過一條巷子時,發現里面有一個人正在偷窺。

    紅衣,白發。

    雖然看不到正面,但這些特征已經足以讓倉吉猜到那人的身份了。

    正是自來也。

    站定腳步。

    倉吉微微沉思。

    自來也與他不認識,裝作熟識的樣子不經意的扯他頭發是行不通的。

    這家伙表面看起來大大咧咧,其實是一個粗中有細的男人。

    這種別有用心的行為一定會被發現。

    那么,只能——

    “你這色狼,光天化日之下竟做這鮮廉寡恥的事!”

    倉吉站在巷道外面,義正言辭的怒斥一番,人已經化作正義的使者沖了進去。

    外面的動靜傳進了澡堂,里面的小姐姐們一個個高聲尖叫了起來。

    “真是麻煩??!”

    自來也遺憾的嘆了口氣。

    接著回頭看了倉吉一眼,蹲著的雙腿用力一跳,躍上了一旁的屋頂。

    倉吉撲了個空,想要趁機抓走他一點頭發的想法落空了。

    “小鬼,我可不是什么色狼,千萬不要追上來?!?br />
    自來也似乎經常遇到這種情況,跟倉吉打了聲招呼后,才掉頭跑路。

    那輕車路熟的樣子讓倉吉愣了下。

    一大群小姐姐裹著圍巾,揣著澡盆一類的東西,氣勢洶洶的從巷道包圍了過來。

    其中還有一位體重超過200斤以上的大媽。

    倉吉嚇了個哆嗦,連忙順著自來也逃跑的路線追去,一邊追一邊不忘大喊,“色狼,給我站住,不要跑?!?br />
    “都說了我不是色狼,不要追??!”自來也回頭喊了句,腳不停歇的繼續跑路。

    “你不是色狼,你為什么要跑?”

    “那你為什么要追???”

    兩人一追一逃,很快離開了鬧市,來到后山的瀑布溫泉。

    自來也一頭鉆進一簇草叢里,接著又跳了出來,繼續向遠處跑。

    倉吉腳步不停,直接追了出去。

    過了片刻,自來也從草叢里鉆了出來,朝著倉吉追趕的方向得意大笑,“哼哼,跟我玩,還是太嫩了??!”

    “是嗎?”

    身后傳來疑問,自來也身體一下僵硬住了,愣愣的轉身看去。

    只見倉吉雙手負于胸前,一臉得意的看著他。

    “呼!”

    自來也深深嘆了口氣,然后任命似的盤腿坐在地上,“說吧,你想怎么樣吧!”

    自來也這么一說,他反倒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倉吉原本打算追上自來也后與他打一架,在這個過程中擼下他幾根頭發。

    但自來也現在直接認輸,讓他的打算落空了。

    總不能別人投降了,你還去揍一頓吧。

    他撓撓臉頰。

    忽然,眼角余光撇掉了一個身影。

    那人穿著綠色的忍者馬甲,走路時背脊挺著筆直,臉上的表情一絲不茍,一看就是個很嚴肅的人。

    “富岳大叔!”

    倉吉朝那人大聲喊道。

    沒錯,那人正是二柱子他爹,宇智波富岳。

    聯合中忍考試期間,有大量的外國人來木葉旅游參觀,警備隊的工作量變大了很多。

    作為警備隊總隊長的他,也是每天加班巡邏。

    尤其是一些人少偏僻的地方,更是他巡邏的主要地點,以防止某些不法分子謀劃些什么。

    此時,他正在后山巡邏。

    陡然聽到有人叫自己,連忙看了過去。

    是他!

    看見倉吉,富岳眉頭皺了下。

    畢竟是這一屆新人的領軍人物,富岳對倉吉也略有所聞,指導他在忍者學校時就一直壓自己兒子一頭。

    不過,是一個很謙虛懂禮貌的人。

    富岳走了過來,問道:“有什么事嗎?”

    “剛剛抓到一個色……咦,人呢!”

    倉吉轉過身,正準備把自來也交給富岳,不想,剛剛還在身后的自來也一下子沒了身影。

    “怎么了?”富岳皺著眉頭問道:“遇到什么麻煩了嗎?”

    “不是,剛剛抓到一個色狼,讓他給跑了?!?br />
    “這樣??!”

    富岳微微點頭,接著,眼睛一睜,黑色的瞳孔頓時變得血紅,里面有三顆勾玉在緩緩旋轉。

    他四處掃視一圈,在懸崖邊上的一棵大樹上發現了逃跑的蹤跡。

    “那家伙從這里跳下去了?!?br />
    富岳來到懸崖邊上,往瀑布下面看去,有一個人影正對著他們得意的打著招呼,接著頭也不回的跑了。

    “如此猖狂的色狼,不然就這么放過?!?br />
    富岳目光一凝,縱身一躍跳了下去,整個人順著懸崖峭壁一路飛奔而去。

    “好,好厲害!”

    倉吉張口結舌。

    “是啊,很厲害?!?br />
    自來也出現在倉吉身旁,深以為然的點頭。

    “咦!”